安徽教育信息网_教育政策_考试大纲_安徽教育网
菜单导航

EMBA班难觅官员和国企高管 主动变革:给企业定做解决方案

作者: 安徽教育 发布时间: 2020年08月13日 09:45:45

  1月30日,电子科技大学EMBA(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班)举行12周年庆典。前来参与庆典的一位国企高管向记者表示,他的EMBA课程刚结业不久,中组部《关于严格规范领导干部参加社会化培训有关事项的通知》就发出。

  官员和国企高管一直是各大高校EMBA招生广告“汇聚政界商界优质资源”中的重要一环。禁令之后,EMBA教育所遭受的冲击显而易见:生源结构大变,已经启动的2019年EMBA春季班招生季,省内四大高校四川大学、西南财经大学、电子科技大学、西南交通大学不得不争相拼抢民企老板生源;更深远的影响在于“舆论对EMBA的误读加深”。多个高校EMBA项目负责人都表示出这种“委屈”。

  如何回归教育本位,重塑EMBA价值,是EMBA项目面临的更大挑战。

生源:难觅官员和国企高管

  叫停官员和国企高管生源,对EMBA招生影响有多大?从直接影响来看,有学校损失两成左右生源,有的甚至损失三分之二。这些生源的戛然退出,让一些本来目的就是“混圈子”的民企老板也不爱上课了。

  最近,四川优力维特电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邱友谊报名参加了西南财大西部商学院的EMBA创业转型班。公司成立两年多来,发展很快,但身处传统制造业,他感觉到危机逼近,“转型是趋势,一成不变就要落后,谁也不想步诺基亚的后尘。”然而,对于企业来说,理念、思路、销售等多个层面的转型仍在摸索,更让他惶恐的,是身边尚未看到成功案例。因此,他想到了重回校园充电学习,希望可以在老师和同学的帮助下,寻找转型的最佳途径。

  与邱友谊一样,创业转型班首批16名学员,“清一色”全是民营企业老板,难寻官员和国企高管身影。

  中央禁令的出台,几乎在一夜间,摧毁了EMBA原有的生源结构。“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电子科技大学EMBA项目副主任刘晓斌表示,官员和国企高管学员占比大约20%左右,损失了这部分生源就是直接影响。

  “往年我们的生源结构是:政府和事业单位人员、国企高管、民企高管各占三分之一。”西南财大西部商学院校友与公共事业部主任赵玉彬介绍说,而从去年秋季班开始,民企生源占比提升到6成以上,今年比例还在上升。

  以前,四川大学EMBA专门开设了“国企班”,定向培训国企高管,现在“国企班”也已停办。   

  还有间接影响。“国字号”学员,是一些高校EMBA项目招生的噱头。也确有一定比例的民营企业家,是冲着“混圈子”、结识官员的目的而就读EMBA。“我们第一天上课,就有同学热心张罗,撮合大家成立投资基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EMBA学员告诉记者。而这部分生源,也随着“国字号”学员的退出而不再就读EMBA。

  “可以肯定的是,各级政府部门组织的学习也会大幅减少。以往EMBA商学院对于媒体、电信、石油等行业有一些置换的课程,目前这部分也会受到影响。”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分析说。

  这种情形下,四川高校EMBA项目负责人都坦言招生压力大。省内四大高校相互之间存在竞争,且渐趋集中在对民营企业家的争夺上。

  内忧尚待解,还有外困。全国知名商学院的EMBA项目也在积极开拓四川市场,除了来川多年的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安徽大学、上海财经大学都已进驻四川抢生源,长江商学院、中欧国际商学院也在成都举办宣讲会。

  去年开始,EMBA学费结束多年来持续上涨的势头。省内有高校拿到了EMBA学费上涨的批文,但都放弃了涨价。

主动变革:给企业定做解决方案

  应对变局,只有转型——做升级版,更多关注学员企业的需求,为其提供创业转型的解决方案;从通识教育变为紧跟发展趋势设置课程。

  主动变革的第一步,省内各大高校不约而同选择了课程改革。

  去年12月,西南财大西部商学院首期EMBA创业转型班开班。“这是我们的一个创新变革。”西南财大西部商学院院长助理柳洁介绍,与以往的EMBA班动辄四五十个学员不同,这期学员只有16人。少而精,小班式教学,更多关注每个学员企业的需求;带着问题来,拿着答案走,为每个学员企业提供创业转型的解决方案。“这实际上是EMBA的升级版,不光充电培训,还为企业量身定做解决方案。”

  “我们现在的目标生源很明确,就是民营企业家,以及民企二代,还有外企高管。”电子科大EMBA项目副主任刘晓斌说,课程设置进行了约30%的调整,更契合IT业、移动互联网等发展的浪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