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教育信息网_教育政策_考试大纲_安徽教育网
菜单导航

多方支持下 安徽两位残疾人顺利求学、努力成才

作者: 安徽教育 发布时间: 2020年09月15日 15:33:32

  陈永申从小丧失听力,进入聋哑学校求学。在学校里,他的舞蹈才能被充分发掘,不仅获得多个奖项,最终还回到学校成了一名舞蹈特教老师。张德茂自幼患有全身性骨骼畸形,因身材感到自卑。后来他考入大学,在辅导员的支持和同学的鼓励下积极组织参与集体活动,在导师的教导下进行科学研究。在政府、学校、老师、同学的支持帮助下,他们努力成长成才,实现人生价值。

  陈永申——

  聋哑学校求学

  成了舞蹈教师

  在福州市聋哑学校一间形体教室里,舞蹈老师陈永申正在给12个孩子上律动课,压腿、拉肩、伏卧、撩步,一系列动作专业而娴熟。与平常舞蹈课堂不同的是,这堂舞蹈课没有任何配乐,一板一眼的训练节奏,全靠陈永申自己摸索把握。

  见到记者,陈永申直了直腰板,用手语讲述起自己的成长经历:“我是一名老师,我的专业是舞蹈……”校长李朝霞实时翻译给了记者。在过去的16年里,作为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成员,陈永申已经屡次在国际舞台上一展身姿。

  陈永申出生于1985年,自小在福州市连江县长大,在3岁时因药物中毒丧失了听力,因听力障碍无法接受正常教育。直到8岁时,父亲找到了连江县特殊教育学校,陈永申才开始了求学生涯。

  “因为听不到路上的情况,妈妈每天都接送我上下学,直到2002年我转到了福州市聋哑学校读书。在这里,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2005年陈永申参演学校的编排舞蹈《踏响青春》,荣获“安徽省第七届残疾人艺术汇演”一等奖,随后又获得“第六届全国残疾人艺术汇演”广东赛区优秀奖。正是在这个时候,陈永申被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看中,选调到北京集训。

  “我非常珍惜这难得的机会。尽管恢复柔韧时那剧烈的疼痛让人难受,一连学习几个新舞蹈让我不知所措,但我知道只要坚持便能成功,再苦再累我都要坚持。”2008年北京残奥会开幕式上,舞蹈《永不停歇的舞步》惊艳亮相。陈永申作为伴舞演员,站在了全世界的舞台上。

  “2010年从残疾人艺术团退役后,我还是选择回到这所学校当老师,因为这里就是我的家。我想帮助更多像我一样的孩子快乐成长。”陈永申一脸笃定地表示。

  谈起学校未来的发展,李朝霞很有信心。近几年,李朝霞在学校力推实行综合实践课程。每周三下午,全校学生按照兴趣分班,漆画、软木画、计算机、户外球类、音乐、烹饪等,保证每一个课程都有专业老师教,每一个学生都有自己归属的兴趣班,“相比于专业技能,我们更希望教给孩子们的是一种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

  福州市聋哑学校是一所全免费的公益类特殊教育学校。“福州市教育局给我们的帮扶力度很大,校园环境的改善提升,都靠政府拨款。”李朝霞说。

  在教师待遇方面,福州市教育局给予了一定的政策倾斜,每个特教教师每个月会有额外的千元补助,“让老师留得住,学校才能有更好的发展。”李朝霞说。除此以外,在校学生每人每年还能获得补助9500元左右,而且生活用品一应俱全。这为不少贫困家庭减轻了经济负担。

  张德茂——

  老师同学关心

  融入大学生活

  “我现在能够自强自立,要感谢从小到大一路走来,老师同学们的帮助和鼓励!”在安徽大学信息学院的一间教室里,张德茂对记者说。

  张德茂出生于安徽福清市。刚满月时,父母就发现他的身材“好像太小了一点”。医生告诉他们,这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全身性骨骼畸形,“没有太好的治疗办法,只能在家由父母照顾着长大。”

  回忆小时候,张德茂最深的感受便是经常性的疼痛和同龄人异样的眼光:“因为骨骼畸形,动弹、行走都能感觉到骨头之间的摩擦。”8岁之前,张德茂还不会走路,每逢换季,总要疼上几天,让他苦不堪言。同时,来自同村小伙伴的眼光,让他总感觉自己与旁人不同。“小时候大家都不懂事,有些孩子对我的身材指指点点。我也感到难受,只能更加努力地读书。”张德茂说。

  2019年9月,张德茂进入福州大学读本科。在这里,他第一次见到了来自全国五湖四海的同学。“刚一入学,办运动会、参加军训,其他同学都在班级里各显神通,让我感到了些许自卑。”他不出门、不交往,多日躲在宿舍,让辅导员林敏颇为着急:“总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得让这个小伙子活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