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教育信息网_教育政策_考试大纲_安徽教育网
菜单导航

家长大呼“我就退出家长群”的背后:家校关系扭曲症结在哪儿

作者: 安徽教育 发布时间: 2020年11月18日 10:03:08

  近日,江苏一家长大呼“我就退出家长群怎么了”迅速引起公众关注。很多家长在感叹“压垮一个成年人只需一个家长群”的同时,继续大倒“苦水”;而老师们也频频“发声”,有人说自己到了深夜11点还在微信群里回复家长的咨询信息,还有人称自己从未在家长群中给学生布置作业……

  随着“家长退群”事件持续发酵,江西、辽宁等省纷纷出台文件,明确指出教师必须亲自批改作业,严禁家长、学生代劳。记者梳理发现,从2019年至今,已有辽宁、浙江、海南、河北、广东、山东、贵州、广西、山西和陕西等10多个省份的教育部门出台相关文件“叫停”家长批改学生作业的做法,有的地方还明确定期开展作业督查,甚至将作业管理纳入绩效考核。

  脆弱的家校关系再次呈现在人们面前。以家长群为例,其本应扮演家校沟通的桥梁,促进家校共育,却在无形之中形成一种诡异的博弈,让家校双方倍感压力。

  记者采访了多位家长和老师后发现,这些矛盾背后除了互相抱怨和不理解之外,更多的是对于孩子教育的焦虑。

家长吐槽压力巨大,老师直言无可奈何

  北京市民刘波是一名五年级学生的家长,他对那位“退群”的家长表示“特别理解”,“平日里,家长们的情绪就算堆积如山,也未必敢在家长群里对老师正面发作。正因为如此,当有人在公共领域捅破这层‘窗户纸’时,立刻激起了广泛的社会共鸣”。

  在大多数受访者看来,家长群本应是家校沟通的桥梁,却无形间成为了“压力群”。这种压力来自于“看似留给学生实则留给家长”的作业或者其他任务。

  在江西一所学校三年级的家长群中,老师直接点名批评几名没给孩子批改作业的家长:“标点符号都打错了,你当家长的不对孩子负责,不检查作业,想全部指望老师吗?”

  这样的话被曝光后,舆论一片哗然。关于老师让家长给孩子批改作业,大部分受访者表示,作为家长,他们都曾有过批改作业的经历,以小学为主。

  刘波就是其中一位,他坦言,老师虽然没有直接要求家长必须批改作业,但孩子的作业完成质量高,老师对孩子的印象也会加分。

  记者了解到,事实上,许多老师并不是为了推卸责任,才让家长批改作业的,也有很多家长愿意参与其中。某些个别案例的争议,折射出的是教育改革中,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合作界限不清的问题。完全把教育的相关工作推给家长,当然不尽合理,但将一切工作推给教师,也未必就是“理所当然”。

  李蕾在成都某民办中学当初中语文老师。她坦言,学校有传统,每次都在课堂上直接向学生留作业,自己“从未通过家长群向学生布置作业”。

  李蕾承认,现在学生“不太好管”,对于个别比较顽皮的学生,她有时会很无奈,会在家长群里发通知让家长督促学生完成。“更多的还是通知一些常规要求以及请家长注意孩子最近学习状态之类的,我也不会要求家长必须回复‘收到’。”

  在幼儿园担任小班老师的李君对于家长群也是心有戚戚焉。在她刚入行时,原以为发点上课照片可以让家长了解一下教学情况,但家长群目前发展成了咨询群。

  “有一次,晚上11点多了,我还在群里回复家长的问题。一次两次倒没事,若每位家长都这样,我怕连写教案的时间都没有了。”李君说。